钻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钻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变三根针民众已经不再期待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07:26 阅读: 来源:钻床厂家

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变三根针 民众已经不再期待

“安倍自民党将单独获得三分之二以上的席位。”在12月14日大选结果出来之前,很多媒体这样预测选举结果。

日本媒体对选举结果的预测已经相当地精准。选举前会对各政党的支持情况进行调查,在经过与过去几十年积累的数字核对,修正调查结果后,最后得出的数字与选举结果大致能吻合。

2012年,日本的投票率为59%,而自民党获得的选票,占了有资格投票人的24%,但到了议会,自民党的议员数量占了总数的60%。

支持自民党的人会去投票,没有明确要支持的党派,那些选民便不会去投票。2014年日本大选几乎没有争论焦点,完全谈不上对在野党的某个政见的支持。自民党大胜自然是当然的。

但是,2014年日本大选的投票率虽然只有52%,换句话说,在有将近一半的人弃权的情况下,安倍自民党还是比选举前丢失了两个席位。尽管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合起来,在众议院的议席数超过了三分之二,但和媒体预测的自民党单独获得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的席位所去甚远。

这是民众对安倍经济学已经不再期待,三支箭在过去的两年里不断风化,现在拿在安倍手上仅有三根针的分量。三菱日联摩根斯坦利证券投资情报部部长藤户则弘说:“早就不是箭,而是针了。”

不管安倍能否在12月24日以后执政4年,三支箭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用三根针来拨动日本经济,恐怕难有作为。

民众并未信任安倍自民党

原经济企划厅长官、福山大学客座教授田中秀征说:在此前的选举中,“民众并未信任安倍自民党。”

熟悉选举制度、政党内情的田中,在过去的选举中,总能感受到逆风或者顺风。风调雨顺的时候,政党受到民众的支持与欢迎,但遭遇逆风的时候,政党的候选人可能会很难当选议员,选举战异常艰苦。

“今年的选举对自民党来说,既不是顺风,也非逆风,该是处于无风状态。”自民党副总裁麻生太郎对日本媒体这样分析今年的选举。无风是指在日本政界并无需要争论的政见,大家拿出的是基本相同的主张。在野党想反对自民党,但突然的解散让在野党无暇去研究批判自民党的口号,更不用说去构筑重建日本的理论了。

在野党的情况让人能感觉出相当艰苦。在东京涩谷,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设有自己的选举事务所。民主党希望尽可能吸收民意,将民意通过民主党议员反映到国家政治中。但几次去海江田事务所,看不到选民送来的大瓶日本酒,更谈不上鲜花了。和那些自民党候选人的选举事务所相比,海江田那里极为酸楚。14日,刚刚开票没有过多长时间,已经确定海江田落选。

大家党在选举前因为党首在金钱上的不干净,已经分裂。选举中,原大家党党首渡边喜美在选举中也落选。

11月18日,安倍突然宣布将解散众议院时,在野党措手不及。不论在争取民意上,还是在党的方针政策的对外宣传上,在野党都不能和准备充足的自民党、公明党对决。执政党在本次选举中本应该大胜的,但最后仅以比解散前多出一个席位的结果(从解散前的324议席,扩大到了325议席),勉强获得选举胜利,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选民没有信任自民党。

股市汇市与实体经济不断拉开

“实行安倍经济学,让日本增加了100万个工作机会,大家的工资也得到了提升。”安倍在每次进行竞选演讲的时候,必定会谈及这一点。

每年3月底大学生才从学校毕业,三年级学生求职,必须在过了12月以后才能正式进行。但是从去年开始,很多企业管不了这么多,在12月之前,已经让一些想来工作的学生到企业来“实习”了,大家也心照不宣地了解对方的意思,准备录用还是不录用,有没有意思来企业工作等等。日本这两年开始出现了对劳动力的热切需求。100万个雇用机会,在日本很容易从劳动市场上真切地感受到其作用。

问题是工作本身在变得非常地不稳定。大学生可能希望在企业里工作一辈子,但企业则希望在需要用人的时候雇人,在不需要的时候裁人。用比较时髦的语言说,实现“劳动的流动化”。

劳动流动化以后,正式工变为了临时工,工资开始下调。从厚生劳动省调查的数据看,到今年11月为止的过去16个月,“从业者的实际工资一直在连续下滑”。在实施安倍经济学的过去两年里,日本民众的收入并不像安倍说的那样真的出现了增加。

真正提升的是日本的股价。从平均股价的推移看,2012年12月底,安倍出任首相时,大致维持在1万点上下。安倍上台后,平均股价迅即提升,到2013年底已经爬升到了1万6000点。2014年有过一个较长的下滑后,在10月以后又开始爬升,一时上升到了1万8000点。购买股票的投资者,在过去两年里,应该让资产价值获得了60%以上的回报,好一些的会更多。

从股市看,2014年11月,东京证券交易所大企业板已经有510万亿日元的总值,比安倍刚刚上任的2012年12月多出了210万亿日元(当时为300万亿日元)。日本实体经济又如何呢?2012年名义国内总产值(GDP)为473万亿日元,2014年的最终结果尚未出来,但日本政府估测有484万亿日元。两年日本经济总量大致增加了11万亿日元。

安倍经济学吹出了一个很大的泡沫,股市多出了210万亿日元的价值,而实体经济却只多出了11万亿日元。就算是日本股市过去的评价过低,但现在股市增幅大大超过实体经济的增长,让其留下的增值空间已经非常地少,而可压缩的空间更大了一些。

三支箭变三根针

在过去两年里,日本央行超发货币,在2014年10月美国决定将金融政策恢复到正常体制下的时候,日本不仅没有将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叫停,反而扩大了超发货币的总量,将每年用来购买国债等的金额从50万亿提升到了80万亿日元。

选举前这样的超级量化宽松,十分有利于自民党竞选,股市从年初的低迷状态迅速复苏,一时爬升到了1万8000点。但选举前后,股市已经回天无力,再也没有显现2012年12月后,安倍刚刚上台时的飙升情景。日本太多的经济评论家对2015年的股市没有信心。

日本的问题是,2014年4月提升消费税税率(从5%提升到8%)后,市场骤然变冷。原以为经过第二季度的冷却期后,第三季度会发生扭转,政府方面的评论家给出了GDP增长率能够在1%以上的预想。但实际情况是7~9月,日本经济依旧在下沉,最后的结果是GDP增长率为-1.6%。这种状况让安倍不得不决定推迟下一次提升税率的时间,将原定2015年10月提升税率的时间,向后推延了半年,改为2016年4月。

消费市场也许能在今后有一定程度的恢复,但企业投资一直在拉日本经济的后腿。从12月发表的对7~9月的设备投资结果看,设备投资在持续减少,这三个月为-0.4%。特别是中小企业在投资方面非常谨慎。

扭转经济失落的最后一个办法是增加出口。但日本企业在日元升值的时候已经将生产大量转移到了国外,即便现在日元汇率被调低,企业在今后数年内也不会将设在国外的工厂搬回国内。从12月最新统计看,日本的出口7~9月维持现状,未发生值得关注的变化。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大胆的财政政策及经济增长政策)中,超发货币及上马大量国家工程这两支箭已经放出,其在过去两年里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第三支箭,让日本经济复苏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在本次大选时期,安倍到处谈其经济学的成功,但具体谈三支箭的场合则基本没有。安倍的经济增长政策在消费、投资及出口都未能体现出成功,这让安倍三支箭变成了没有重量的三根针。

安倍没有了凝聚力

日本首相的尚方宝剑是“解散议会”。不管议会(众议院)成立于何时,也不管议员任期还有多久,只要首相认为需要解散议会,那么就可以把议会解散了。

但是,一任首相只能行使一次这个权力。安倍已经在11月解散了议会,今后安倍不可能再度解散议会,这样一来自民党议员不用惧怕安倍通过解散议会,让所有议员失去资格这个尚方宝剑来制约自己。党内不论向安倍提出什么意见,安倍已经不能从首相的角度对议员作出处分。从制度上看,安倍的凝聚力开始大大减弱。

2015年,由于安倍在经济上难以扭转目前消费、投资及出口不振的局面,他所能做的也还是在政治上的修宪、在军事上与周边国家维持相对紧张的状态。但结果这些让日本经济想要搭上东亚其他国家发展的快车,也变得非常地困难。

按说大选后的日本众议院今后有4年运营时间,但安倍能否一直坐在首相的交椅上,则很难说。这不单单在于自民党总裁一任两年,可连选一次,而安倍已经在总裁的位置上坐了一半半,今后只剩下两年半时间,更重要的是,日本现在最需要的是恢复经济,而三支箭变成三根针以后,让经济的复苏变得几乎没有什么希望了。

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贵州刀具

上海铝合金升降机唐工机械

福建材质S20C

南昌拉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