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钻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倍经济学设计者2通胀目标是政府与国民约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44:24 阅读: 来源:钻床厂家

安倍经济学设计者:2%通胀目标是政府与国民约定

“安倍经济学”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二度上台执政后最鲜明的政策主张。

但如今“安倍经济学”的效果正在受到质疑。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今年第三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滑0.4%,换算成年率计算下滑1.6%。日本经济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

日本经济和财政政策担当大臣甘利明说,第三季度GDP收缩的主要原因是个人消费复苏步伐缓慢。鉴于日本经济的表现,安倍晋三已经宣布将原定于明年10月上调10%消费税的计划推迟一年半。大胆的金融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是“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

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安倍经济学”主要设计者、日本内阁官房参与本田悦朗表示,“安倍经济学”的出发点是第一支箭,要通过大胆的金融放松政策来彻底解决困扰日本多年的通货紧缩问题。

在实施初期,“安倍经济学”对提振日本经济效果显著,其中最先推出的“第一支箭”使得日元在短时间内快速贬值,股市上扬。

但在一年之后,“安倍经济学”却面临困境。受国内个人消费下降等因素影响,日本在今年第二季度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相较上一季度萎缩1.7%,折算成年率萎缩6.8%,为日本2011年3月大地震后的单季度最大降幅。

“安倍经济学”的出发点是第一支箭

《21世纪》:作为“安倍经济学”的主要设计者,你如何评估“安倍经济学”实施一年多来的效果?

本田悦朗:我想先讲一下“安倍经济学”的基本原则。

日本经济在近15年间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GDP增长几乎是零,也就是说这15年一直处于经济负增长的状态。最大的原因在于物价每年都在持续下跌,同时劳动者的薪水也在持续下跌。原则上说,薪水比物价跌得更多。15年来一直持续这种通货紧缩的状态。

为什么会出现通货紧缩?1986-1991年间日本出现泡沫经济。1991年-1992年的时候泡沫经济崩坏,股票和不动产的价格暴跌,造成消费者不敢消费,企业经营者不敢展开新的投资。为了应对这种消费与投资的低迷现象,日本政府与日本央行需要采取一些措施,但他们当时并没有这么做。

雪上加霜的是,1997年4月,日本的消费税从3%提高到5%。同时,亚洲发生了金融危机,从泰铢暴跌开始,泰国、马来西亚、印尼、韩国、越南等国家都面临金融危机。也因为这场危机,日本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受到了很大打击。

更糟糕的是,日本的金融系统,特别是银行的经营面临非常严峻的情况,出现了大的银行,比如北海道拓殖银行倒闭的现象。

消费税上涨、亚洲金融危机、日本金融系统的崩溃这些不同原因叠加起来,导致日本企业界和民众对日本经济的不安全感日渐上升。从1998年开始,消费、投资更加紧缩,到2012年安倍上台之前这种通货紧缩的状态一直在持续。

众所周知,“安倍经济学”有“三支箭”,也就是三个预想。分别是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补充财政预算提高国民所得以及增长战略以提高企业的供给能力。

虽然“安倍经济学”有这三个构想,但是“安倍经济学”的源泉,也就是说出发点是第一支箭,即通过大胆的金融放松政策彻底解决日本15年来的通货紧缩问题。第一支箭的主要目标是改变原有的金融政策,央行通过采取宽松政策,让民众增加对政府和日本银行所推行政策的信赖感。第一支箭强调的是通过体制改革,改变过去金融政策模糊不定的状态。

所以实施“安倍经济学”,一定要摆脱通货紧缩,进入通货膨胀的状态。

具体来说,第一个政策就是任命黑田为新的日本央行总裁,因为觉得黑田同安倍有着同样的想法。首先,黑田强调央行的货币供应量将变为原来的两倍,并达成在两年达到2%的温和通货膨胀的目标。黑田于去年3月出任央行行长,他设立了上述目标,正在努力实现的过程中。

在过去15年来,日本的物价一直下降,薪水也在下降,国民不愿消费,企业也不进行新的投资项目,始终无法摆脱通货紧缩。所以要进行大胆的金融放松政策,改变民众和企业的想法。我们实施“安倍经济学”,希望促进消费和投资的增长,并反映到GDP中。

我们再来谈一谈今年4月1日日本消费税从5%上涨到8%这件事情。因为消费税上涨,消费和投资确实有所减少,现在也正在判断企业是否景气。这些消费、投资以及企业经营会如何值得关注,我们需要慎重观察。

另一个风险是潜在供给率,也就是指日本提供商品与服务的企业潜在供给率比我们预想的要低。为什么潜在供给率会降低呢?当然是因为通货紧缩导致投资减少,资金内部保留,即使机械设施非常陈旧,也不进行充分的设备投资。也没有充分采用新人,用于新人培训的资金也短缺。

这是“安倍经济学”实施第一支箭的原因,即通过大胆的金融放松政策,用政策人为地提高日本的经济能力。

“安倍经济学”的目标不仅仅是单纯地摆脱通货紧缩,这只是“安倍经济学”进行下一步目标的手段。“安倍经济学的”真正目的是提高国家的实质GDP,实现国民真正富裕的状态。只有第一支箭和第二支箭无法产生这样的效应,因此,提高供给率的政策就异常重要,这就是第三支箭的内容。

今年6月提出了第三支箭“增长战略”的改定版,这是把去年六月提出的最初版本做了些改正后提出的新版本。新的增长战略主要有三个内容:提高劳动力水平;促进资本积累,有效利用资金;促进创新。这三点也是增长战略的灵魂。

日本的人口现状令人头疼。需要强化劳动力。各种方法我只说一个最重要的,现在的想法是充分利用女性劳动力。虽然现在想要工作的女性很多,但女性因为育儿以及家务的原因面临很多困难。我们需要通过政策来解决问题,创造更易于女性工作的环境。

第二点,在促进原有资本的有效利用和资本积累这方面,采取的做法是降低法人税。

第三点,在促进创新这方面,要放松各种限制和条条框框,让人才参与到以前有各种限制的领域中,特别是医疗方面。例如,在医院和看护室的设施方面。日本因为少子化高龄化十分严重,老年人数量特别多,需要把能让老年人安心生活的医疗设施进行整体化经营,并制定相关的法律。

另一个是农业方面。我认为农业改革很难,中国也是这样。在日本从事农业的劳动力也出现高龄化现象,农业劳动者的平均年龄超过65岁。怎样提高日本农业的吸引力,这是需要全力考虑的事情。

所谓增长战略,需要改变制度,让更多女性和高龄者工作等等。这些是会有效果的,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体现。总的来说,“安倍经济学”到目前为止进行得很顺利,但也面临两个风险:一是提高消费税的影响,如何克服其负面影响?二是潜在增长率、潜在供给率很低,如何提高供给率?这两点是今后我们将要关注的事情。

在达到通胀目标之前必须持续量化宽松

《21世纪》:“安倍经济学”有一个重要目标是摆脱通缩,实现2%的通胀目标,你认为这个目标能够在明年实现吗?

本田悦朗:这个目标是政府与国民之间的约定,是承诺。如果不能实现就得不到国民的信任了。

两年的时间即使没有达到2%,但1.8%、1.9%也可以的,只要是到接近2%就可以。大概在明年夏天能达到接近2%的目标。

但是“安倍经济学”的目标不是达到2%增长,而是稳定在2%的程度。稳定才是重要的。国民对未来的通胀率有一个预想值,首先必须使这个预想的通胀率稳定下来。这样一来,现实的通胀率也可以稳定下来。我个人认为,通胀率的稳定至少要10个月确认。在还未确认之前,不能说已经摆脱了通货紧缩。

《21世纪》:大胆的金融政策是“安倍经济学”的重要内容,日本央行在什么条件下会退出量化宽松?

本田悦朗:在达到2%的通胀目标之前,必须持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达成2%之后,必须要使它稳定。如果确认稳定了,能有些政策上的变化。如果继续实施金融宽松的话,就会超过2%了。

一旦超过2%,虽然会有政策的改动,但是不会马上反方向实行紧缩的金融政策。只是为了稳定不断地进行微调整,以达到2%的目标。最终目标还是使它稳定下来。美国已努力使得国民确信通货膨胀率已经稳定在2%的水平。美国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成功的示范,日本从美国的做法中学到了很多。日本学习美国成功的做法,先使通货膨胀率达到2%的水平,然后再努力使其稳定。

税金构造是日本社会要面对的大课题

《21世纪》:日本GDP在去年实现了2.3%的增长,但今年你们已经下调了对GDP增长的预期,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本田悦朗:的确,最近日本政府把2014年度预估的GDP增长率从1.4%降低至1.2%,央行预估的增长率也调整为1%,民间经济学者的预估平均在0.85%。因为我们去年调高了消费税,这些负面影响是难免的。

我刚才提到了日本经济的潜在供给力,它的每年的增长率大约在0.5%左右。0.5%的水平算是比较高的,我们就要努力使其增长率不低于0.5%。民间经济学家对GDP增长率的预估值为0.85%,若是实际GDP增长率低于这个水平的话就比较糟糕,所以我们必须采取措施确保GDP增长率超过1%。

《21世纪》:那是否可以理解为1%是政府必须实现的最低目标?

本田悦朗:这并不是GDP的目标,仅仅是预想值。通货膨胀率可以通过政府的政策进行调节,设定一个目标。但决定GDP的有种种因素,我们也没有办法设立目标,只能是预估。刚才所说的1%是我个人的看法,不是政府的看法。还有别的原因需要考量。

问题是,必须决定什么时候进一步提高消费税。2011年国会通过了消费税增税法,规定要将消费税从5%提高到10%。但考虑到日本的经济情况,这个计划分两次实施,今年四月份从5%提高到8%,然后再将8%提高到10%。

第二季度的消费投资有所下降,现在还不知道不好的经济形势会不会持续下去。首先要考虑第三季度投资和消费的情况再确定下一步的增税政策。所以说有各种各样的因素会影响GDP。具体地说有多少百分比的目标,我现在也不能给你一个确切的数字。虽然说还仅仅是一个预想值,但是还是希望增长率能达到1.2%。

《21世纪》:日本的债务负担已经很严重,“安倍经济学”是否会加剧日本的债务负担?

本田悦朗:如果能够摆脱通货紧缩,国民收入会提高,与此同时税收就会提高。名义上的GDP上升1.0%的时候,税收会提高3.5%~4%。但若没能摆脱通货紧缩,因为名义上的GDP值会继续下跌,税收会继续下跌,在这样的情况下没办法进行财政重建。

刚才提到了税收增收的有利影响。在经济不陷入混乱状态的前提下,将消费税提升至10%,将有利于财政重建。而且现在日本的老龄化现象越来越严重,政府必须负担更多的老年人社会保障金。我们不得不考虑到这个问题。

税金的构造将是日本社会要面对的非常大的课题。将来等到日本经济稳定之后,就需要更进一步提升消费税至10%以上。现在日本正在着力于摆脱通货紧缩,没有办法一下子将消费税提升到10%以上水平。但是未来不得不实施这个政策。

云南电动保险套

西安塑料单向阀

郑州无纺布全自动制袋机

太原蚊香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