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钻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倍豪情赌明天日本央行静观其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07:46 阅读: 来源:钻床厂家

安倍豪情赌明天 日本央行静观其变

继本周二(11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AbeShinzo)在万众瞩目的新闻发布会上将推迟上调消费税以及提前举行大选两个谜底揭开后,市场期待在经济政策上与安倍不尽相同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Kuroda)在昨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再放“猛料”,但其最终选择按兵不动。

日本央行宣布维持当前的货币政策不变,承诺以每年80万亿日元的规模增加基础货币。黑田东彦坚称将维持质化及量化的宽松政策(QQE)直到实现2%的通胀目标,但随着日本央行内部对其极力推广的QQE政策不满情绪的增加,黑田东彦面临背水一战。

“日本央行刚刚在10月31日加大宽松政策力度,因此短期内日本央行料将继续观察这一轮规模扩大带来的效果,安倍政府暂时不会改变目前的经济策略。但日本央行目前仅把重心放在解决通缩问题上是远远不够的,虽然有个说法是治沉疴还需用猛药,但一味地加大宽松政策,将带来日元贬值,进口成本增加等一系列问题,反而使日本经济面临更大的风险。”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道。

黑田东彦背水一战

11月19日,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落下帷幕,虽然此次会议被市场评价“缺乏新意”,但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当前的处境着实有些让人担忧。

会议中,日本央行委员以8比1投票结果宣布维持货币政策不变,承诺以每年80万亿日元的规模增加基础货币,符合市场普遍预期。

唯一投出反对票的日本央行委员木内登英则公开与黑田东彦唱起了反调。他表示:“反对目前的资产购买计划,此前60万亿~70万亿日元的货币基础目标才是合适的,应该将2%设为中长期通胀目标。”

虽然表面上黑田东彦仍获得日本央行内部大多数委员的支持,但从10月31日扩大宽松力度的表决中可以看出,日本央行内部已经出现严重分歧。

上月底日本央行意外决定启动更大规模的超级QQE措施,但该央行仅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勉强通过这一行动。支持与反对派十分接近的票数背后,凸显了近一半日本央行委员对黑田东彦的质疑。

在黑田东彦的带领下,日本央行于2013年4月启动国内史无前例的超级QQE,旨在解决困扰日本多年的通缩难题,但截至今年9月,日本的核心CPI通胀率仅有1%,远低于日本央行预定明年实现的2%通胀目标,这已引发日本国内从经济学家到议员的多方指责。

分析人士指出,在安倍暂缓上调消费税和日本央行扩大QQE双管齐下的举动下,如果日本经济仍然难有起色的话,黑田东彦料将面临日本央行内部和市场的双重质疑。

“上调消费税没有错”

尽管安倍在本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终结了近几个月来市场对于日本政府是否会推迟原定于2015年10月上调消费税的猜测,但向来反对推迟的黑田东彦在昨日的讲话中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场——“上调消费税没有错,只是需要时间”。

今年4月1日,日本自1997年以来首次将消费税由5%上调至8%,以期通过增加税收,缓解政府因社会福利支出而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但此次消费税的上调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大、持续时间之长远超市场预期。

4月份至今,日本家庭消费支出同比下降3.5%,创2011年日本大地震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复苏缓慢,居民工资收入减少,此外受日元大幅贬值的影响,日本的物价不断上涨,导致消费进一步下滑,日本家庭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同比下跌近6%。

但黑田东彦仍在昨日的讲话中试图淡化4月消费税上调带来的负面影响。此前他也多次公开表示反对安倍推迟上调消费税,他表示“消费税上调对消费的影响正在减退,若推迟加税,安倍将失去财政信誉,推高风险溢价,并将使日本央行的工作更难开展”。

此外,他还指出如能按原计划在2015年10月再次上调消费税,有利于改善日本政府的负债状况,缓解老龄化和社会福利支出上升带来的影响。

的确,推迟上调消费税也引发了市场的担忧,一直以来,日本央行的超宽松政策立场是政府巨额公共债务的资金来源,而如今日本政府可能面临“断粮”的窘况。2013年时,日本政府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值已经达到227%,位居全球之首,而据市场估计,到2030年,这一比值将继续升至264%。

可对于安倍来说,眼下保住政权似乎比财政问题更为重要。胡令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安倍宣布推迟上调消费税可以说是民心所向,在民众支持率不断下滑的节点上,推迟不得民心的上调消费税行动,并趁热打铁提前进行大选,安倍保住政权的可能性肯定比等到2016年时要大得多。”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撰文指出,安倍政府面临“财政与货币政策悖论”。他认为,如果如期上调消费税使日本实体经济再度陷入衰退,那么QQE推行以来积累的政策信心将垮塌,意味着安倍政府的“新经济”破产。

“但推迟上调消费税的话,那么政府负债过高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财政将陷入困境。日本央行一方面在4月份以来的各次议息会议上表示“上调消费税的影响正在消退”、“经济温和复苏”、“个人消费仍富有弹性”以安抚市场情绪,一方面又仓促出手扩大QQE规模,并延迟下轮消费税上调。这说明当局自己对QQE的政策效果缺乏信心。这反映了安倍政府现行的财政与货币政策组合的内在冲突,是日本正面临的结构性问题之一。”俞平康表示。

西宁电脑排线

黑龙江微型摄像头超小隐形

福建发音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