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钻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倍经济学难以实现长期经济增长目标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55:44 阅读: 来源:钻床厂家

安倍经济学难以实现长期经济增长目标

日前,日本公布一季度经济数据,GDP环比增长1.6%,折合年率同比增长6.7%,是近20年来从未有过的经济增长速度。同时,日本CPI快速攀升,4月CPI同比增长3.4%,比上年全年高出3个百分点。

受经济数据和改革举措的提振,当日日本股市上扬0.3%。但深入分析安倍经济学会发现,其中长期目标难以持续实现,从近三年的日本GDP走势来看,日本实际上并没有彻底走出紧缩和危机。

经济涨势难再续

从目前日本经济形势来看,安倍经济学初步达到了其政策目标,尤其是在GDP和CPI上。但仔细分析其一季度经济增长的深层次原因,不难发现日本经济一季度的增长仍属短期行为,较难持续。高盛发布的最新预测也认为,日本二季度实际GDP将萎缩4%以上。

我们从消费、投资、外贸的三驾马车数据来加以分析:

居民消费成为一季度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居民消费对一季度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87.5%,但这一看上去很美的消费数据,实际上是因为消费税将在4月份由5%提高到8%、引起日本居民提前消费所致。那么在消费税提高之后,日本居民的消费增长还能撑多久?不仅如此,日本还筹划将消费税于2015年从8%提高至10%,这会不会阻碍消费持续增长?日本的消费增长恐怕很难持续。

固定投资增速出现短期上升,但长期难以持续。在巨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下,一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也出现了强劲反弹,增长7.6%。但长期来看,从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以后,日本固定资产投资基本处于下滑状态,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已由20多年前的30%多下降到目前的20%左右。虽然安倍经济学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增长型战略三箭齐发,但固定资产投资仍可能后劲不足。

外贸拖累经济增长。通过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贬值日元没有起到促进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政策目标。日本出口已经连续17个月下降,2013年日本出口达7150亿美元,下降11%;进口8329亿美元,下降6%。贸易逆差1179亿美元,增长35%。今年日本外贸形势继续恶化,一季度出口1698亿美元,下降4%,贸易逆差490亿美元,增长61%,外贸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18.8%。

经济风险持续加剧

我们看到,日本债务风险加剧,日本债务负担率常年居世界首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日本债务负担率更是迅速攀升,目前已经高达243.2%。尽管日本国债90%以上由其国内投资者持有,但日本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宏观杠杆率(企业和居民的负债率)始终在150%以上,2008年以来更高达250%以上。因此,日本如此高的债务率能否持续实在存疑,金融风险可能加剧,在此基础上要实现2015年赤字率减半、2020年实现财政盈余的目标十分渺茫。

日本的泡沫化风险也在积聚。日本在两年内基础货币翻番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邻为壑,不仅不能拯救日本经济,反而可能再次出现泡沫化。目前日经指数保持高位,资产价格上涨以及近期CPI走高,都显示日本经济可能再次出现泡沫化风险。

经济改革面临困境

以设立国家战略特区、向企业提供税收优惠以及对农业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等一系列措施为主的结构性经济改革,是推动日本经济走出萧条、实现长期增长的重要举措。但目前第三支箭尚未射出,就面临诸多阻力。日本企业所得税很重,实际税率为35%左右,在发达国家名列前茅。

不仅如此,安倍经济学的这三支箭的核心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是在2年内将基础货币翻番,这一支箭的实质是要把居民手里的资金腾挪到政府或企业手中。

日本老龄化问题困扰着医疗、养老改革,加大财政负担。近年来,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呈持续增长态势,已占总人口的25.1%,居世界首位。日趋严峻的老龄化问题不仅使得养老、医疗改革等问题变得复杂化,日本用于支付医疗、养老金、护理等的费用更已突破10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万亿元),财政负担沉重。

另外,农业利益集团对日本经济开放设置了巨大阻力。目前日本农业利益集团已成为日本参与TPP谈判最大的国内障碍。

总之,医疗、养老、农业等“岩盘管制”使得改革困难重重。能否突破障碍,开放国内市场,考验着安倍内阁的执政能力。

安倍经济学的目标难以实现

安倍内阁欲通过三支箭实现以四个“2”为核心的中长期目标:未来10年GDP年均增长2%;劳动生产率年增2%以上;两年内CPI达到2%;2015财年和2016财年财政赤字减半。

安倍经济学实施一年多以来,两年内将基础货币翻倍的量化宽松政策确实短期带动了日本经济走出通缩;但截至目前,灵活的财政政策尚未改善日本的财政危局,债务持续累积加大了债务风险;结构性改革尚未实施,就已面临困境。与此同时,量化宽松还产生了许多负面效应:通过庞大的流动性来解决通缩问题、带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存在引发资产泡沫化的风险;日元贬值政策并不能增加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从效果反观政策,可以看出安倍经济学的内在矛盾正在显现。首先,尽管通过超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已实现了资产价格上涨、促进投资和消费、经济走出通缩的目标,但通胀率的上升势必推高名义利率,对消费和投资产生负面影响。其次,提高消费税后,消费将进一步受到打击,降低企业所得税等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又将加大财政支出。因此,就更加难以实现增收、减赤、稳财政的目标。最后,阻力重重的结构性改革很难在短期取得巨大成效,就不能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相配合,这会使本已势弱的前两支箭变得更加无力。

从长期看,消费税提高、债务高企、资产泡沫化、通胀及结构性改革难度加大等因素,终将抑制日本消费的增长,投资和出口也很难有起色,“三驾马车”都难以支撑经济增长,进而导致安倍经济学难以实现长期经济增长的目标。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海口奶酪面包

湖北怠速马达 欧宝

贵州麦秆打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