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钻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道部融资款真的续上了资金链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8:20 阅读: 来源:钻床厂家

毫无疑问,2011年是中国铁路事业的一个多事之秋。在经历了部长“刘高铁”落马,媒体爆出铁道部债台高筑,“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等等一系列事件之后,受困于资金链的断裂而面临部分工程停工的铁道部在近日传出了利好:2000亿的融资将会缓解当前铁道部断粮之苦。然而相对于2万亿的负债和背在身上的众多工程项目,这2000亿续得上香火吗?

资金链断裂爆停工潮

工程院院士披铁路停工逾1万公里

10月31日,中铁十六局一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青藏铁路西宁至格尔木段二线的控制性工程新关角隧道,部分工程已经停工半年。

“缺资金,业主都拿不出钱了。”这名技术人员说。

新关角隧道于2007年底开工,属世界高海拔特长隧道,预计工期5年,建成后将缩短行车时间2个小时。但参建单位中铁十六局和中隧集团正因严重的资金短缺问题陷入困境。据了解,不仅中隧集团承建的工程已停工半年,中铁十六局也已为新关角隧道垫付7亿多元,如今进退两难。

停建1万多公里

新关角隧道只是中国在建铁路项目的一个缩影。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告诉记者,全国铁路项目停工、缓建的占80%甚至90%以上,里程总数达1万多公里,其中约有一半是列车运行时速在200公里以上的高铁线路,而“缺钱”是停工的主要原因。

一场始料未及的停工潮正在全国各地的铁路项目里蔓延。从高标准的客运专线,到普通的客货线路,从“保在建”的国家重点主干项目,到地方中小型铁路,都未能幸免。据媒体消息,东到哈齐高铁、西到兰渝线、北到郑徐客专、南到南广线,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停工、缓建现象。

“本来计划年底前北京到哈尔滨的高铁要修过去,北京到广州要修过去,现在都停下来了。即使投钱后,明年6月份之前能不能开通也都还未知。”王梦恕说。

京哈、京广高铁都属“保在建”的重点项目。今年4月,年初履任的铁道部部长盛光祖提出,铁道部今后将合理安排建设规模,在具体项目安排上要“保在建、上必需、重配套”。铁道部对“保在建”的解读是,落实好配套资金,确保国家重点项目按期建成投产。京沪高铁、京石(北京-石家庄)高铁、石武(石家庄-武汉)高铁、广深港高铁、兰渝铁路、兰新第二双线等,均在“保在建”之列。

而目前,除了已通车的京沪高铁和已基本完成的广深港高铁,上述重点项目均位列停工项目之列。作为沪深高铁线路重要一环的厦深铁路,亦属铁道部“保在建”范畴,完工时间也从明年被延后了一年。

除了“保在建”大型主干铁路,更多“保在建”之外的中小型项目更是无法幸免于停工潮。据报道,从天津到保定全长156公里、规划投资229.59亿元的津保铁路,也已经停工数月。该铁路原本计划今年年底完工,但到目前仅完成几十亿元投资,复工期都显得遥远。

至10月31日,据王梦恕对记者所称,停工、缓建的项目更是高达90%。

总负债首破2万亿

至2008年狂飙跨越发展以来,今年中国铁路投资首度出现快速下滑势头。年初,铁道部发布公告,2011年中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总规模为8500亿元。但铁道部统计中心的数据显示,累计到9月份,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3954.3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9.3%,前三季度完成投资总额占全年计划投资总额的不到一半。其中,6月份到9月份投资额分别为581亿元、443亿元、353亿元、377亿元,较前两年月度投资额过千亿元的规模大幅缩水。

铁路建设资金来源大致分为五大部分—铁路建设基金、银行或信托贷款、债券融资、地方政府的出资以及社会资本,其中铁路建设基金和银行贷款占着最大的比重。

“国内为了抑制通货膨胀,信贷紧缩。7·23事故以后,影响对铁路的信心,加上银根收紧的情况下,银行对铁路放贷的口子缩小了,放贷比较紧张。”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发展战略研究室研究员罗仁坚说。

招商证券10月1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08年铁道部资金来源中有1217.18亿元来自银行贷款,在当年全部资金来源中占比33.8%;2009年这一比例则上升至56.6%(4288.95亿元),而2010年又进一步上升至64.7%(6852.37亿元)。随着铁道部债务水平的不断刷新,银行监管层对铁路贷款蕴含的风险也有所警示。

王梦恕透露:“欠的钱太多,部分施工单位贷款率达到80%-90%以上,包括中铁。一般企业最多达到70%,这是警戒线,超过了,商业银行就不给贷了。”

遵义定做西装

南通定制工作服

伊春职业装订制